• >
主页 > 数字之道 >
数字之道
曾巩:十一世纪济南城市建设的总设计师
发布日期:2022-08-04 07:19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纪念曾巩诞辰1000周年之际,我蓦然想到如果说,杭州是苏东坡的诗,那济南就是曾巩的诗,一首至为美妙、至为潇洒的抒情诗。

  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然而曾巩不仅是文学大家,他还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地方官之一地方官的楷模;而且,他将这功德留在了济南,泽惠一座城市近千年之久。曾巩找到了一把治理济南的“金钥匙”,他成为济南这座城市最早的也最为成功的总设计师。他给济南留下的太多太多,直至今日,我们依然可以从他的规划中汲取无尽的财富与力量。

  自熙宁四年(1071年)六月至六年九月,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作为齐州知州的曾巩在济南主要办了三件大事。豪强与以“兴学”为中心的文化建设(曾巩《郡斋即事二首》之一:“瞯氏宿奸投海外,伏生新学始山东时大奸周高投海岛,而学校讲说《尚书》”),然与上述两事相比,更了不起的是曾巩主持的济南的城市建设。这彪炳青史的城市建设,有至为关键的三个要点:

  济南的齐州北水门建设,是一个水利工程的典范创举,是一个点石成金的工程,曾巩所发明的“导蓄”结合的模式,是曾巩、也是济南人利用泉水的伟大智慧的体现。

  今日,济南市泉城文化景观申遗,特邀清华大学城市研究专家所作的“总述”中是这样表达的:

  济南泉城文化景观是济南人与环境的长期互动和演进而最终形成的独特大型聚落冷泉人工利用循环体系。它集“导蓄”结合的城市水利系统、丰富多样的泉水利用模式、具有地域特色的泉水生活传统、寄情泉水的文化审美与表达于一体,它代表了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聚落泉水资源利用体系的独一类型,凸显了济南人民水环境治理与利用的高度智慧,对今天人类尊重自然、合理利用自然、实现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借鉴意义。这一文化景观也是现代化城市化进程的迅猛发展中所剩不多的“大型泉水文化聚落孤本”。

  济南对于泉水的合理利用,首先就是“导蓄”结合的城市水利系统,而它的发端就是北水门的建设。

  济南多甘泉,而逢雨季,南部山区和城内诸泉的水流则会毫无节制地宣泄城北;与此同时,北门之外又“流潦暴集”往城内涌,于是北门内外常被水患。曾巩在考察了地理水文之后,在北城展开了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其中的核心工程便是北水门(即水闸)的建设。熙宁五年年初,曾巩“以库钱买石,僦民为工”,在其旧门之处,用石头垒成水门的两崖,用坚木做成闸门,“视水之高下而闭纵之,于是外内之水,禁障宣通,皆得其节,又无后患。”(曾巩《齐州北水门记》)

  这里的关键是济南人与泉水的互动而创造的泉水“导蓄系统”,谁创造的?曾巩;齐州北水门,济南城市的总闸,总的“导蓄系统”枢纽,平时蓄水,洪涝雨季放水,不仅避免了灾害,而且化灾为利,真的是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啊!

  北水门的建成,同时使得当年这块名为历水陂的沼泽池塘,成为天然的湖泊水库,成了今日大明湖的最早雏形。

  由曾巩到后来,大明湖形成的特征有三:其一,“百泉所汇”的泉水湖,其清丽可想;其二,国内罕见的“城中湖”;其三,正是这份超凡脱俗的清雅与淳美,自古引来无数名流雅士的青睐与清赏,所以它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湖。据我所见,单是古诗,便在6000首以上。

  由上述可知,曾巩,这位跻身“唐宋八大家”行列的著名文学家与济南的关系,可不单单是做了几首优美漂亮的泉水诗或修了几座湖边亭馆,不是的,他是为济南这座城市整体审美的规划与建设倾尽心力,或者说,他是这座城市最早的泉文化设计者、建设者,他为把济南建成一个潇洒的园林名城,作出了彪炳史册的历史贡献。在济南的城市建设上,他善于“抓牛鼻子”,即大力做好泉水文章。他在济南北城修建北水门,围绕大明湖建“七桥风月”景观。在趵突泉边建造了历山堂和泺源堂。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云:一座城市的建设必须不仅给居民以保护,还要给居民以快乐。而曾巩,作为学养深厚的学者、诗人和艺术家,他显然是以审美的眼光来打量、建设济南这座城市的。比方说,他主持的亭台楼阁建设颇近似一种画境式景观审美。这是欧洲中世纪盛行的城市审美方式;又比如,他特意邀请朋友如清江三孔的孔氏兄弟孔平仲孔武仲来写济南,都是证明。

  应该说,正是在他的主持、规划与组织建设下,济南方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潇洒似江南”(如同黄庭坚诗所说)的园林城市,成为宋代中国最美的城市之一。

  曾巩同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济南历史文化专家。他写了《齐州二堂记》,就是在这篇著名的文章中,他考证了两桩对济南历史文化影响深远的事体,其一,历山(千佛山)为“舜所耕处”;其二,趵突泉之源不在王屋山,就在济南南部山区。“今泺上之南堂,其西南则泺水之所出也。”

  曾巩在济南的不朽业绩,至今给我们以宝贵启示。其一,泉水是济南城市的核心价值、核心竞争力。济南这座城市有着诸多的发展优势和竞争力因素,如名士文化、舜文化等等。但作为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是泉水,是泉城。其二,泉水是济南城市建设的总抓手。古往今来,一部济南的城市建设史,在一定意义上,也正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对于他们赖以生存的泉水的综合规划与开发利用的历史。这部历史告诉我们、特别是曾巩告诉我们:济南的城市建设一旦与泉水的巧妙利用相结合,便会收到事半功倍、甚至点石成金的效果;抓住了这个根本环节,便犹如找到了开启一座城市古今真理与奥秘的“月光宝盒”,或者说,是“芝麻开门”的绝妙口诀,它对济南这座城市的现实和未来发展都会产生无可估量的价值效应与深远意义。

  曾巩,是济南人的千秋忆念,济南人写了那么多的七桥烟月诗,总蒙着一层哀怨、忧伤的色彩,有着近乎痴绝的审美风韵。

  近日见清代乾隆间济南才子朱曾传《齐州二堂记》写曾巩齐州业绩,一往情深,声色在眼:“聚三十六峰之色,并入吟窗;合七十二泉之声,齐喧卧榻。自兹池边讌集,菊为陶氏之篱,花边桃衙,莲是王家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