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数字之道 >
数字之道
期盼与你重逢水中“卢亭”
发布日期:2022-06-23 15:34   来源:未知   阅读:

  又是一年春来到,长江不尽万古流。这万物生长的大好时光里,有多少悠然自得的小伙伴正忙着繁衍生息,又有多少本是无辜的生灵因种种变故永远消失在了地球上?今天小自就和大家介绍一位曾活跃于扬子江畔的老朋友——白鳍豚。

  白鳍豚,一作白鱀豚,学名:Lipotes Vexillife,又称Chinese White-fin Plataniste,简称Baiji。在中国它有很多称呼,较普遍的包括白鳍鲸、白旗、白夹、江马、扬子江豚等。

  白鳍豚属鲸目,是中国大陆特有的淡水鲸类,我们仅能在长江中下游发现它们的踪迹,作为鲸目中体型较小的一类,白鳍豚一般身长2米左右,不超过2.3米;其体重在100—150千克上下,目前记录到最重的白鳍豚为230千克,相当于3个成年男子的体重总和。

  白鳍豚区别于其他江豚的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它狭长而富有威力的吻部,成年雄豚吻部达30厘米,尖端上翘。由于属食肉动物,白鳍豚的牙齿也是多而锋利,约有130颗。白鳍豚与它的同类一样在头顶长有喷气孔,同时一双眯缝的眼睛分布于口角后方,周身上下皮肤幼滑而富有光泽。

  长时间的进化已经造就了白鳍豚水陆并用的保护色,不论从江上俯瞰抑或潜入水底,我们都很难发现它们的真身。除了以上特征之外,白鳍豚的背鳍比起同类更加靠后,并呈现出一个颇有特色的正三角形,在水面滑行时更显得轻盈自如,这也是它命名的来源。

  每逢开春,白鳍豚便从平时三五聚居的江河深水区聚集而来,完成交配季的任务。它们通常对水域的生存条件不会过分挑剔,但唯独对水温很是敏感,常同候鸟般不断迁徙至春江水暖处,好生休养。

  白鳍豚与水族馆里被人类驯化的海豚、江豚性格迥异,它们是疏人性较强的一种豚类,如非必要或不得已,白鳍豚都会尽量避开人员船只出没频繁的水域。待到四下寂静之时,它们才会悄悄来到江岸附近捕食鱼虾,美美地犒劳自己一顿。白鳍豚虽长有锋利细密的尖牙,但很少做咀嚼动作,猎到的食物往往会被这个吃货整个吞下肚自行消化,号称大胃王的小自在这里也不得不佩服它们强大的肠胃包容力呢~。

  既然白鳍豚生来低调,它们的存在又是怎么为人所广知的呢?这就要等到春去夏来、雷雨多发的季节。

  每当盛夏暴雨来临之际,户外空气闷热难当,含氧量越发下降。白鳍豚纵然能在水下憋气3分钟以上也已经无法抵抗这样的酷暑,它们总算愿意揭开自己高冷的面纱,在浅滩处频繁伸出整个头部大口呼吸,身躯一起一伏,远远看去十分喜感。

  这一景观早在唐代就被长江沿岸的居民津津乐道。清朝初期,广东珠江口一带也由此称它为“卢亭”。直到当代,人们还戏称白鳍豚出入水面的一幕为“白鳍拜江”。

  不论从哪个角度观察,白鳍豚都与人类的生活和发展相安无事,它们本就数量稀少,应有权利与人类和其他物种共享同一条江流。但近年来我们在长江中下游做出的各种不合理举动,却不知不觉将白鳍豚的未来送入了坟墓。

  沿岸居民喜爱江鲜河鲜,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过度捕捞贩卖鱼虾的勾当中,甚至在休渔期也铤而走险,这无疑直接切断了白鳍豚的食物来源;江畔上,各类化学和制药工厂陆续拔地而起,向江水中倾倒各种危害白鳍豚健康的化工废料;随着时代进步,长江船舶数量一涨再涨,殊不知上世纪70-80年代间,因误入螺旋桨、渔网和排水阀等设备及爆破工程现场而不幸殒命的白鳍豚多达59只,且在所有因意外上升的白鳍豚中,卷入船只的竟多达33%。

  意识到社会高速发展对白鳍豚带来的伤害,诸多动物学专家和环保机构都在2000年后陆续开展行动,尽全力阻止白鳍豚数量的急速下降,但最终还是无力回天。2007年8月8日,《皇家协会生物信笺》正式发表报告,宣布白鳍豚功能性灭绝。

  如今,我们只能依靠图片和影像资料怀念水中“卢亭”们自由游曳的身姿。直至目前,长江水域中生活着的诸多物种如江豚、中华鲟和扬子鳄,它们也和白鳍豚一样,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下个悲剧上演之前,希望所有热爱自然、体恤生灵的朋友献出自己一份心力,还长江两岸一个安宁祥和的生态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