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页 > 数字之道 >
数字之道
孫悟空、哪吒、路飛、柯南都來成都啦!
发布日期:2022-06-20 19:55   来源:未知   阅读:

  《大鬧天宮》《黑貓警長》《白雪公主》《名偵探柯南》你知道這些享譽世界的動漫作品在登上銀幕前,經歷了怎樣的繪製歷程嗎?一張張靜態的漫畫又是怎麼“動”起來的呢?

  5月17日,成都博物館首個動漫大展“一支鉛筆誕生的世界:動漫原畫特展”開幕,來自中國、美國、日本的248件世界經典動漫作品原畫,畫家手稿、線稿,以及賽璐珞原片等首次登陸蓉城,生動展現20世紀以來中、美、日三國動漫各自的發展歷程和交流互鑒。本次展覽預計持續至8月28日。

  從《大鬧天宮》到《黑貓警長》《寶蓮燈》,從《米奇》到《白雪公主》《愛麗絲夢遊仙境》,從《龍珠》到《航海王》《名偵探柯南》本次展覽通過“一切都是從一隻小老鼠開始的”“出來吧,神龍!”和“孩兒們,操練起來!”三個單元,實現了中國、美國和日本的眾多動漫“頂流”集結。

  展覽執行策展人張瀟尹告訴記者,“在策展過程中我們發現,作為中國動畫先驅的萬氏兄弟,在看到美國迪士尼的《白雪公主》後,創作出我國早期的動畫長片《鐵扇公主》。而享有日本漫畫之父之稱的手冢治蟲,又是受到《鐵扇公主》的感染,才最終棄醫從影,為如今蓬勃發展的日本動漫産業帶去最初的想像力。本次展覽將中、美、日三國的代表性動漫作品放在一起進行展覽,觀眾可以看到藝術家在創作中的相互影響,為理解動漫的發展提供全球視野。”

  走進成都博物館三樓臨展廳,觀眾仿佛穿過了一條時光隧道,回到那個充滿奇思妙想與純真趣味的童年時光。第一單元的展廳墻面上,採用了早期《米奇》漫畫作為裝飾,這種一個漫畫格一幅圖片加幾段文字的形式,對漫畫界的影響持續至今。據展覽執行策展人劉秋佚介紹,1928年,一隻長著大耳朵、兩條腿,聰明伶俐的米老鼠誕生,成為美國動漫史上最受歡迎的寵兒。同年,全世界第一部有聲動畫片《蒸汽船威利號》首映,作為主角的米老鼠自此走向世界。

  一張張靜止的手稿、線圖,是如何“動”起來的呢?劉秋佚告訴記者,這得歸功於一款名為賽璐珞的材料。“賽璐珞是一種透明的合成樹脂。在製作動畫的時候,製作者只需將運動的物體繪製在賽璐珞膠片上,將精緻的背景繪製在紙張上,再把不同的賽璐珞膠片疊加在背景紙上進行拍攝,一幀動畫就製作完成了。這種方法後來被引進日本,並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裏佔據了日本動畫製作的主導地位。所以,賽璐珞幾乎成為手繪動畫的代名詞。”

  本次展覽中,就有華特迪士尼親筆簽名的《小姐與流浪漢》和《愛麗絲夢遊仙境》兩件賽璐珞。對於許多觀眾來講,它們不只是動畫中簡單的角色關係,更是成長過程中一段珍貴的記憶。在日本動漫單元,展出了《龍珠》作者鳥山明和《名偵探柯南》作者青山剛昌的珍貴手稿,從人物瞳孔到汽車車燈,畫家都一一進行了標識,成為觀眾理解從手稿到動漫這一轉換過程的難得素材。中國動漫單元則更是一個喚醒觀眾童年記憶的地方,這裡集中展示了12幅《黑貓警長》手稿,並配合視頻設備,展示出動畫角色是如何“動”起來的。

  1922年,上海萬氏兄弟製作的中國第一部動畫廣告片《舒振東華文打字機》誕生,拉開了我國現代動畫發展的序幕。到今年,恰好100年。

  1956年,特偉導演的動畫片《驕傲的將軍》問世,成為我國美術電影在探索民族化道路方面的重要開端。這類極具民族特色和傳統美學的動畫,就是被國內外同行大加讚譽的“中國學派”。

  “在動漫發展史上,中國學派的首要特點是角色造型成功地借鑒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突出角色主要特徵,簡約而含蓄,傳神而生動。”劉秋佚表示,“中國學派美術設計的創作靈感直接來源於豐厚的本土傳統藝術形式,如傳統繪畫、壁畫、剪紙、皮影、年畫、版畫等,重點突出本民族的審美意趣。在音樂上,則是用中國獨特的戲曲音樂和民樂,雅俗共賞、別具韻味。”

  《驕傲的將軍》引領風氣之先後,“中國學派”的佳作迭出、蜚聲國際。展覽現場可以看到,我國第一部剪紙動畫片《豬八戒吃西瓜》、第一部彩色動畫長片《大鬧天宮》、第一部在戛納參展的華語動畫《哪吒鬧海》、獲得柏林電影節銀熊獎的《三個和尚》、轟動全國的《寶蓮燈》等,皆為“中國學派”的代表力作。

  “豐富的中國傳統藝術形式,為我國動畫創作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成就了一個個國漫經典。時節如流,中國動畫在100年的光影中歷經輝煌與沉寂,直至21世紀再次爆發出驚人的力量。”張瀟尹説,當代國漫成功實現了傳統文化的現代表達,創造出不同於西方語境的“中國風格”。

  在本次展覽中,觀眾可以看到《哪吒之魔童降世》《漢化日記》《熊貓潘戈》等蘊含中國傳統藝術和民族精神的優秀國漫,以及《大鬧天宮》原畫作者陸青、《黑貓警長》導演戴鐵郎的簽名作品等,見證我們共同沉澱過的時光。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由成都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主創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引發觀影熱潮,同時讓人們看到“成都動畫力量”。近年來成都作為中國動漫最活躍的城市之一,還誕生了評分頗高的《漢化日記》,火爆網路的《十萬個冷笑話》,以成都“特産”大熊貓為形象製作的《熊貓潘戈》,以成都城、劍門關為動畫場景的熱血傳奇《豪士歌》對於四川人來説,這些流淌著巴蜀“血液”的動漫,不僅看得酣暢淋漓,還非常具有代入感。

  回顧百年國漫,水墨風格的《小蝌蚪找媽媽》、剪紙動畫《漁童》,向世人傳遞出濃郁的中國傳統藝術氣質;中國第一部彩色動畫長片《大鬧天宮》裏,孫悟空騰雲駕霧,拉開了一系列以西遊為題材的動畫序幕;70後、80後最愛的《哪吒鬧海》《黑貓警長》《葫蘆兄弟》,至今依然被津津樂道;改革開放後的《寶蓮燈》,則是中國第一部重要影院動畫片,在國漫發展歷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時至今日,國漫的表達方式日新月異。《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蘊含中國傳統藝術和民族精神的優秀作品,引起熱烈關注。

  堅持民族化道路的中國動漫,有著民間神話與傳説的瑰麗背景,追求真與善的傳統精神,水墨、木偶戲、皮影與剪紙的巧妙運用,無一不彰顯著屬於中華民族鮮活強大的藝術創造力。

  在世界動漫發展史上,日本動漫的發展以其特有的軌跡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化現象。它既吸取了19世紀歐美動漫的形式,也糅合了本國原有的漫畫基礎,吸引了來自全球的大批擁躉。在20世紀得到迅猛發展的日漫,無疑也拓寬了動漫的界限,並憑藉豐富的題材與精美的畫風,建造了一個個璀璨的二次元世界。

  “日本動漫之父”手冢治蟲創作的《鐵臂阿童木》是我國引進的第一部國外電視動畫片,在70後、80後的心中刻下了對於科幻漫畫的最初記憶,圓了不少人兒時心中拯救世界的夢。

  “超長待機”是日漫一項讓人又愛又恨的屬性,一部日漫從推出到完結,往往要經歷十年乃至數十年。超過50年、至今仍在放送的《魯邦三世》,陪伴大家從小學到娃上小學的《航海王》《名偵探柯南》,儘管完結遙遙無期,卻依然牽動著大家的心。

  美國動漫從一隻米老鼠開始。1928年,一隻長著大耳朵、兩條腿,聰明伶俐的米老鼠誕生。同年,全世界第一部有聲動畫片《蒸汽船威利號》首映,這只米老鼠自此走向世界。

  1937年,沃爾特將格林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搬上動畫銀幕,這個“膚白如雪、發黑如墨、唇紅齒白”的形象活了起來,並成為世界上第一部動畫長片,使動畫成為電影中一種獨特的藝術門類。

  此後,迪士尼一路高歌猛進,借著活潑可愛的動畫人物,向觀眾講述一些簡單的道理:《匹諾曹》中講,“説謊鼻子會變長”;《獅子王》中説,“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在微妙的平衡中生存”;《愛麗絲夢遊仙境》中提到,“凡事都有寓意,只要你肯去找”將積極的理念與價值,借由一幀幀動畫,傳達於人。(成博)

  14天內省內無疫發生地旅居史遊客,查碼、查卡進入文旅場所,不得擅自索要核酸報告

  “微度假輕旅行”周邊遊帶動四川彭州龍門山民宿集群發展,為當地旅遊業走出一條特色之路

  “展立體山水畫卷覽公園城市彭州”首屆全國攝影作品展啟動徵稿